中诗网

诗歌大赛)

尘埃之上(组诗)

2022-03-24 作者:长安肆少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中诗网第七届签约作家、诗人长安肆少诗歌作品选。

音色婆娑

1.回声

至黄昏,终于流入冒炊烟的村庄
那条孤独的河忍不住大哭起来

摘椿芽的小男孩,低头瞥见摇曳的半轮残阳
开始惶恐哭喊,却不知所措

小村庄,一场欢快的嫁娶盛宴已趋尾声
少女眼泪滴落,像一串鱼泡

老人牵着换毛的老黄狗,沿河岸走走停停
一缕白发磕着摇曳的芦苇。不住嘶鸣

2.晃桥

青杠崖下面十三根铁链,与二百七十八块木板
晃于水面,是一群鱼的明暗牢笼
太阳斜照乐此不疲的人群,最后连太阳都晃动起来

聚或散,来来往往的碾压与践踏
倘或,夜深人静,龟裂木板与鱼群的肆意缠绵

月亮出来了,“该是我们的狂欢!”

3.花布棉袄

再大的船也高不过那座断桥,但影子可以
花布棉袄等了十八个月。在桥下
她的影子成了永乐桥的亮色

耸立的桥墩跟半悬的脚手架都爬满锈迹
亦如,穿花布棉袄的人换了三茬
依然没有等来,被洪水带走的人,或是桥身

黎明,永乐桥再一次被噩梦惊醒
他看见一群人撑开鲜艳横幅。迎风飘摇

4.笛音

繁华搁于嘴边,如人民剧院的夜场
一群热闹的人聆听另一群热闹的声音,或者是寂寞

直到散场。清冷的长安街,第三个什子路口
寂寞的旋律,是夜色中的繁华

一个人,一根长笛
街灯下面长长的影子,又再次拉长



窗的低喃

1.寒露

一夜过后
雨水,竟然变成这样的凉

蜷于窗台那只老猫,只是望了我一眼
我们都收回了目光,它跳了下去
我从一个猫形残影里,看到半轮霜白月亮

白拉拉的碎屑就飘了起来,接着
落叶翩舞某条小巷,诠释白衣飘飘的季节
故事。藏于最硬的壳

2.

芭蕉扇亦如蝴蝶翅膀,触摸每一寸荒芜皮肤
炉火旺旺,燃尽芭蕉枝最深情献祭
芭蕉琴如泣如诉叩问黄昏里的窃窃私语
一壶烟雨,时疏,时密,于芭蕉叶尖滴落
斑驳的锈,或是芭蕉雨

我就居住在这样一条生锈的街,连磨刀石都斑斑锈迹
我锯了多年的芭蕉树,依然无功而归
“时间也生锈了”,我暗自期待

3.饕餮

我赤身撞向寂寞的寒夜,如一口古井
贞观年间的一抹青苔看着我,慈眉善目的笑了笑

顺着城垛,我的面前摊开一面有齿轮的锅
一把烤肉串混合油泼辣子的豪爽,几颗星星夹带之中
他们贪婪的觅食,我则贪婪地盯着他们

流星又划过夜空。这一次
烤肉串的老人手没有抖,我也没有惊慌
我看见井沿的青苔,轻轻摇曳

4.花朵

掐下一把六棱花瓣。春水从指尖滴落
我面前的灞河,露出了浅绿的底裤

大雁塔的角铃掠过耳廊,一只褪色的茧于风中盛开
那上面藏着庄生的梦,或者是我的云图

我的花朵曾挂于剪纸的纱窗。在昨晚
她绕开繁复的人间烟火,轻盈钻进我的长梦

我吻别脚手架上的月亮,举起焊枪
一把烟花。在城市上空绽放



独白

1.信徒

能否再来一支烟,将深夜点燃
抑或,把眼睛也点亮
还有一本书,里面的故事与人

多年前骑牛走来的人,似乎并没有举着火把
他用几根枯树枝,把凉篷搭在大路
信手写了这本书,留下一串脚印。和
一群继续看书的人

看书或是不看书的人,都在里面找到了归宿
如我,一个踉踉跄跄的信徒

2.春风生

睁开眼,一丛芦苇顶着故人的衣裳
灞柳西路的一陌衰草,与野火共谋着斜阳

脚手架孤单摆着手臂。在河对岸
一堆云追赶一群逆流的鱼,水泡从裙边冒出

白鹿原裹着长衫,繁华藏于其中
我拾起一根鸿雁的残羽,那已不是冬日的暖巢

一场雪从终南出发。走向
我眼中,喧嚣的人间

3.夜曲

我的深夜
唤醒一只画眉鸟的孤独
对面还有一座长安塔,它的孤独有七层高

这样的塔,灞河里也有一座
它们都不是我的,也不是画眉鸟的
热闹的鱼群游于其中

有时候,画眉叫几声,塔上的角铃也响几声
或者,它们一起发出各自的声音

那角铃声一定是我的。我想

4. 良医

这世界的病,不过是干瘪的麻雀。痴心等待
一捧撒在捕鸟笼子周围的麦粒

后来我们成了笼中的鸟。期待每一天的投食
却又艳羡,那群在雪地里觅食的麻雀

透过格子间看过去,钢筋水泥在城市上空伸延
远方的田野,麦子开始抽绿



原野上的树

别埋怨那场风,那个夜晚
麦子低下抗争的头颅,跟随一阵波浪摇摆
那是抱孕的母亲,弯腰佝偻抑或是逢迎
怀里的种子,已经挥舞起刺芒

别指望那群麻雀,那些放弃欢呼的懦夫
惊恐不安是它们的代名词
只会将爪子牢牢伸进枝丫深处
或者,扑腾几下死亡的灰暗

抬眼,能望见秦岭的眉梢
那是一场河流的盛宴,他们远远注视
人间的伪装,顺着浮云撇开
于是开始迎着风雨,抽出羞涩的枝条

在原野,所能看到关于生长的修辞
捕食者从眼前跑过,跳过,飞过,或是轰然倒下
雏菊与狗尾草相互依偎,又绝望枯萎
响尾蛇萦绕,惊雷与闪电砸下

一棵树在原野站立了很久
他绽开树皮,露出一截粗糙的年轮
依约,碑文潦草



烟火人间

下一个路口,临街的第二个铺面
韭菜包子裹着黎明的温存
麦子的气息纠缠于天空,或是
诱惑纠结于人间
欢乐沦陷,哀伤飘扬

在人间,诸多灵魂于眼前消散
腐朽的土层与新翻的土,埋葬冰冷的血
曾经温热的酒杯,红唇,摇曳的霓虹
如一滴眼泪。滑落

风或是雨,摩挲皲裂的树桩
怯懦猝死在地下。枯叶
走过田野,大桥,高架,小巷
他们都归于人间,抑或是云上

顺着三叶草延伸的方向
河床裹起伤口,在人间歌唱
这是一条流泪的河,河岸飘着炊烟
河对岸,硝烟弥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