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我为太仓写首诗|《太仓,贮藏着人间的幸福》

2021-05-27 21:42:58 作者:震杳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震杳,本名,刘洋,男,1982年生,黑龙江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黑龙江省作协会员。作品见《诗刊》《芳草》《星星》《山东文学》《星火》《延河》《草原》等。获第四届诗河鹤壁大赛一等奖,中国(东莞)森林诗歌节大赛一等奖。
 
1.
二千多年前,吴王在此兴建浩大的米仓
储存一个国家的命脉与希望
米脂流淌,日月增添
 
太仓由此得名。一个善于存储的地方
把光阴中的米粒、悲欢、诗句
一一收集起来。收集碎片般的小幸福
与水波里的吴侬软语
 
像一种本能,它吸纳着美好之物,成为生活
坚实的后盾。打开太仓
一座闪闪发光的宝库,令人眩目
你所寻找的,都在这里;你所不知的
它都展示给你看
 
2.
云能贮藏多少雨,是通过花朵看出来的
太仓能贮藏多少幸福,是通过水看出来的
 
水是太仓的基石,长江日夜加固着它
滚滚大河,把涌动的沧桑
与记忆,孤独与丰沛都贮存在此
鸥鸟也把啼鸣,安放在此。曾经,
 
樯帆布满水面,江流如奔跑的森林
天下的货物在此云集中转
吃水线深深刻入史册。但没有什么
能装满这座古老的容器,除了
一枚叫“幸福”的词
 
3.
做太仓里一粒谷子是幸福的
与众多谷子一起听昆曲,也是幸福的
 
驶过新建的立交桥是幸福的
走过岁月中拱起的青石桥也是幸福的
 
幸福的种类,如同花朵的种类
不可替代。我听见飞鸟用翠绿的语言
朗诵不同时代的诗句
 
在月下,乘舟进入它是幸福的
黄昏前骑马抵达也是幸福的。喝黄酒的
与喝米酒的,醉于各自的云天
 
灯火阑珊里,与星辰对坐是幸福的
在烛影里深深睡去,也是幸福的
 
4.
与上海比邻,却有着完全不同的气质
太仓一半是田园,另一半是诗卷
白鹭是太仓的航班,提着云的行李
往来于现代与古典
 
南园的松柏,储存着旧时月光
雅士们相聚于此,谈论笔墨如何破解
命运的困局,谈论一只古琴曲内
可以摆下多少酒杯
 
天地何所寄?古人走下星辰
像一粒谷粟,安身于太仓,在缓慢冲淡
的生活里获得了自身。
 
5.
我怀疑,沙溪古镇把整个江南
都装入了怀中,折叠成玲珑的街巷
 
穿镇而过的流水,像一条水袖,甩动
千年的风韵。在这里,我见到书卷里的生活
品尝到古老的味道
青藤在墙壁作画,阳光在木窗雕花
 
诗仿佛成了多余的。沙溪古镇本身
就是一首典雅之诗。桥与水对仗
檐与瓦压韵,一首立体的诗微微敞开
 
甚至,它已在这里储存了我们的
影子,等我们前来认领
 
6.
要储存多少滴水,才能成为一座湖
要储存多少词语,才能读懂人间的书卷
 
是波浪在动,还是金仓湖在动?这座
水的宝库,储存着飞鸟和鱼群
它理解风雨的意义
想用碧绿的芦苇书写天空之书
 
世间最美的爱情,也深藏于太仓
七夕之夜,牛郎与织女,相会于此
用甜蜜的话语涂满夜色
太仓被装点成温馨浪漫的洞房,一生的情
以一句誓言的方式,在大地上流传
我对幸福的理解就是,住在爱的身边
 
7.
我无法得知,太仓的“太”
究竟有多大多广,我也难以清点
太仓里究竟存放了多少宝物。二千年来
 
失散的月光与乡愁,流动的
史册与舟楫。它像夜空,无所不包
 
从一声厚重的钟声
到一只暗红的灯笼。太仓,可读,可品
可听,可看,我们一边往里存放
一边从里面取出,既是这金色宝库的守护者
 
又是享用者。打开太仓,
一座现代田园,分门别类贮藏着人间的幸福
哪一种都不可缺少,哪一种都令人沉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