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项建新:祁连的河流(外三首)

2019-07-01 作者:项建新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为你诵读”“全民K诗”“朗读者”“校园诵读”“方音诵读”创始人、总编辑;现代诵读艺术委员会执行主席。著作有:文学集《在路上》、诗歌集《重返村庄》、散文集《炊烟记忆》、财经集《IT赌命》《经济黑洞》《城市的远见》。编著有:《经典诵体诗年选》1~4卷、《现代诵读艺术考评备考篇目》、《经典绕口令100首》、《心灵鸡汤精选100篇》、《听见灵魂的模样》。

从西宁到祁连
一路上有许多条河流
狭小的 清澈潺潺
宽阔的 浑厚奔腾

沿路望去
青青的草原
点缀着各色小花
吃草的羊、马、牦牛
时不时地
奔跑成一条条河流

在祁连当地的歌舞中
洁白的哈达
在藏族姑娘小伙手上
尽情挥舞成了一条条河流
注视这些河流
突显时空恍惚
满眼都是欢乐在流淌

临走前的早晨
我信步来到一条不知名的河流
看到一个撒拉族姑娘
在河边为一只小羊梳理
姑娘回头看见了我
对我微微一笑
我忽然在她的眼中
看懂了祁连


倒淌的河流

进入祁连县境内
就注意到了八宝河
它和众多的河流不同
这是一条倒淌的河流

她是黑河的源头
从雪山上融化而来
从草原上汇集而来
在阿咪东索雪山的注视下
在卓尔山的身旁
不分昼夜 倒淌而流
千里奔袭青海、甘肃、内蒙
穿越黑水峡谷
经由额济纳河
最终抵达居延海
渐渐消失潜入地下
成为一条地下河
据说已然化成滚烫的温泉

自雪山而下
八宝河听惯了
金戈铁马嘶吼
悠悠驼铃叮咚
僧侣信徒经颂
一颗冰洁之心
隐入地下化于温热
消失于世人眼前
这不得不让我
沉入对命运的另一层思考


狼毒花

当草原生态开始恶化
一些植物濒临灭绝
而一种叫狼毒的花
却开始了滋长

狼毒花很惊艳
花苞是红色的
开的花却是雪白的
让人看上一眼就会被深深吸引
难舍 难分 难忘
人畜一旦吃了它
就会为此丧命
如此艳丽狠毒的花
难怪只能用狼作为名字来命名了

真该谢谢草原
若非草原面临困境
我们将无缘欣赏到狼毒花的美
也就无法体会到狼毒花的毒
这容易让人领悟
美有时就是一种毒
最狠毒的那一种毒

然而神奇的是
在大草原上觅食的牛羊
却可以轻易地识别出狼毒花
绝不会错吃了它
我倒是常常担心
人类会不会吃了它


我有了个穆斯林名字

在祁连
认识一个卖奶茶的姑娘
她是一个穆斯林姑娘
她的民族名字叫哈利麦
她的汉族名字叫朱晓红

我的汉族名字叫项建新
她也给我取了个穆斯林名字
叫萨里海
听她说这是一个圣人的名字
寓意很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