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李小洛:我看见黎城凌晨五点的光(外二首)

2018-10-18 作者:李小洛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李小洛,20世纪70年代初生于陕西安康,学医,绘画。2004年开始发表诗歌作品, 曾参加第22届青春诗会、第六次全国青创会、就读第7届鲁迅文学院高研班,获第三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提名、第四届华文青年诗人奖、郭沫若诗歌奖、柳青文学奖、当选“新世纪十佳青年女诗人”,“中国当代十大杰出青年诗人”,“陕西百名文学文学艺术家”、“陕西四个一批人才”、“三秦优秀文化女性”、首都师范大学第三届驻校诗人。安康市文联副主席,安康市作协副主席,中国作协会员,陕西文学院签约作家。著有诗集《偏爱》《七天》《孤独书》《偏与爱》,散文

总是不能很好地回忆起昨天的事
也说不清楚更为久远的
比如那年,安静的黎城
凌晨五点的光,你的
炙热,或薄情

这个城市,或许有一些阴天
我乘坐的夜航班
总要穿过一些云朵和雨层
伴随最后一只橡果
从高高的秋天徐徐下降

背对着从前的月光
听见旧时的声音
那些来自天籁的音符
仿佛黄金的老虎
爬过黄金的树冠
仿佛神的旨意,猎豹的蹄爪
戛然而止,停在半空

仿佛曾经爱过
仿佛神也有着过错
仿佛女巫,香榧子,从未
真正地诞生。幸福也从未来临
仿佛一切,早已拥有了因果
仿佛这时候,有一个人
和我们擦肩而过。他
眼若星子,怀抱木星


仰望板山

你是一座有故事的山
我也是。下午五点前
我们终于完成了和一座山
礼貌而决绝的对峙
而那些崭新的邂逅终究是靠不住的
大雁也靠不住
靠不住的还有横在你我之间
人群,秋风,和时间

当傍晚的晖光,将山岚布满  
野菊花在十月的篱笆前
停止了她一年中最恣肆的开放
谁是花神那死去的魂魄
游荡在暗夜的转角
每一个旅途
都是一种等待,和寻找
不说也罢,不说也罢
不因雨中,不因风中
不因时钟的分针和秒针
不因光阴那滴答的流水声

在日渐寒冷的十月
怒放是危险的
因为自此以后,朋友们的数量
会以加速度递减
敌人,也将越来越少
而我们的对面
站满了萧瑟的野菊花
还有一株挨着一株比肩站立的
黄栌,和山楂


秋到太行

在这个秋天
又开始出现幻觉,偏头疼
总觉得不安
总会有一些隐隐的担心

人群还是朝着那个方向涌动
而我,对旅行
已变得不够自信
迟疑着,想在路边停下来
去看一蓬悬在半空的野菊花
荒草,墓碑
刚刚燃烧的稻草,或灰烬

没有永远的月亮
一切都措手不及
蝴蝶也已经衰老
没有什么放不下
没有什么必须长久地搁在心上
现在,你突然转身
脚步戛然而止
一切都抛给了身后人

那些与我们无关的车辆和行人
从道路的左边流向右边
又从右边涌向左边
慢慢向黑夜退去
万里秋风,浩浩荡荡
只有倔强的黄栌
依然倔强地红遍太行山
穿过洗耳河,黄崖洞
穿过十月的傍晚和早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