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好人与坏人(组诗)

2020-05-02 作者:刘川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著名诗人刘川诗歌作品选。


名 字
 
一头猪
路过村口裁缝店
顺便给自己
起名爱织
 
另一头猪
路过乡公所
羡慕牌子又高又大
自号崇政
 
还有许多猪
它们被厢式货车
运来大城市
临死前,苦思冥想着给自己取名字
 
最后,我在大饭店
翻开菜谱
从满汉全席180个菜名里
看见了它们
 
 
好人与坏人
 
好人以好
坏人以坏
进行PK
已逾万年
 
好如短刀
坏如长矛
各有所长
各有所短
 
有时杀红了眼
刀和矛混作一团
有人先使刀
后来换使矛
 
有人先用矛
接着又使刀
哦,这场激战
结果至今不详
 
 
香烟赋
 
用上一支烟
点下一支烟
烟是火种
火种,也是烟
 
一个男人
叼着烟
不,长夜里,他在
保护火种
 
 
版 本
 
一只虫
孩子们经常看到的那种
有四个版本:
卵,前传
毛毛虫,正传
蛹,后传
蝴蝶,续补
 
一个人
最多有几个版本?
就以众所周知的一个人为例吧
我查了查——
上世纪六十年代大陆版2种
上世纪八十年代大陆版15种
港台版9种
美国版5种
 
 
进 城
 
一个少年
经过城市
再出来时
已经老了、化为了死尸
 
他在这座
城市里
流了多少泪
射了多少精
磕了多少头
(或者接受了人们
多少跪拜)
已不重要
 
总之
一个少年
经过城市
被抬出来时
另一些少年
又进城了
 
 
村 事
 
一块块烂木桩
长满了
黑木耳
 
摘净了黑木耳
烂木桩
又生出许多
仿佛在和
摘木耳的人较劲
 
后来,摘木耳的人
仿佛真和黑木耳生气了
全都进城打工去了
烂木桩
一块也没跟着他们走
 
一层层的黑木耳
生气地在那里
撅着
黑黑的厚嘴唇
 
 
贵州记
 
我把一双筷子
摆在了贵州
未及吃饭
城管来了
街头小吃摊主跑了
我也回辽宁了
若干年后
我在辽宁走路
抬起头
仍能看见
高高的
云贵高原上
摆着
我的
一双方便筷子
 
 
种杏记
 
吃了杏
吐出核
埋于庭院
 
长出苗
化为树
第三年,开花
 
结了杏
吃了杏
吐出核
 
放在手心把玩
最后
揣入口袋
 
成本
正式
收回
 
 
某宅男之遗产
 
色情网站
注册用户三个
 
购物网站
注册用户二个
 
文艺论坛
帖子七百零一个
 
QQ通讯录
网友五百三十二个
 
网易信箱
广告邮件九十三封
 
电脑里
翻墙软件一个
 
宽带费
还剩三个月到期
 
 
空城计
 
一个弃婴
在大城里
人们看见了
像未见一样
走过来
又走过去
这个大城市
像在演
空城计
这个弃婴
嘤嘤而泣
声若细弦
城外的敌兵
始终审视
不敢贸然进入
城里的万千人
演得太好了
就像一个人也没有
只有一把名贵的古琴
在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