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一物都抱有辽阔天空(十首)

作者:刘术香 | 来源:中诗网 | 2021-11-23 | 阅读: 次    

  导读:中国作协会员、诗人刘术香新作选。


 
虚构
 
虚构了一些道路,
便有了那些子虚乌有的角色。
存在与否构成屏障,
天人合一的状态,
每一幕都是排练过的,
且无懈可击。
 
我们不分彼此,
像两粒盐相互溶入,
棱角和花纹清晰又模糊,
一片片叶子细长且玄妙,
指向哪里即有光亮。
每一刻都是早晨,
每一刻都是黄昏,
台阶任性叠铺,
鱼类拾级而上,牲畜悠闲行走,
天高地远,只在概念里有区别。
 
是蝴蝶也是雄鹰,
那石头,那土粒,那瓦砾,
几世伪装自己,
一言不发,一动不动,
内心河流已至千古,
辽阔没有尽头。
 
拟想位置,臆想格局,
空瓶子无度吞噬,
春天来过,春天又来过,
行踪成迷,松涛响在远处,
飒飒之声未曾异化。
针尖和麦芒互致尖刻,
风向留不下絮语,
磨石锃亮,竹简翻晒已久,
星星落在暗处,
眨动最亮的眼睛。

 
每一句话都有生命
 
雨点落入泉眼,落在石头,
或落在别的物上
都是对话,简简单单,
没有构思,没有铺垫,
想说什么说什么,
说多了,说少了,说错了,
没人在乎,没人计较,
旁听者只是旁观者,
他们听不到声音。
 
无声对白,无声疑问,
无声掏心掏肺,
无声摇头,无声目瞪口呆。
无声语汇承担责任,
承担爱,承担短暂相伴,
手是热的,心是暖的,
相互成不了自己,
却是面对面的朋友,
面对面的亲邻。
 
不问来自哪里,
不问要去哪里,
不问会不会消逝,
顺其自然暖着,
顺其自然守着光芒,
这语言的村庄,语言的城市,
彩虹暗自搭好,
又暗自隐去,
没有泪水,没有遗憾,
天地不会崩塌。
 
每一句话都有生命,
落在哪里都会生根,
且穿透灵魂。

 
亮点交织
 
月色褪去,
所及之物似乎都在擦拭。
亮点交织,在苇席,在毛毡,
在可铺可卷可折叠之间,
自带贵气,自带不可言说的吉祥情话,
说一不二的霸气,
身外之物不能使其改变状态。
 
曾经灰尘无处不在,
多明净的时空,
多纯净的心室,
难掩生命之门,被敲响,
被打开,被关合。
尘埃是毒剂,
一点一点侵蚀,占据,把持,
你我被隔开,无一物不被隔开。
 
说到亮点,
果壳之亮,农具之亮,
茅屋及楼舍之亮,
必须避开尘土,
哪怕一粒也要清除。
昨天来过,昨天无尘,
明天会来,明天尘去,
月色也罢,星光也好,
一律撩去面纱,
大规模,无死角地除尘,
没有什么压不过尘,
没有什么驱不走尘。
 
胸前背后依旧有尘俟机而落,
时光自洁,生命模式静默。

 
雨声是魔
 
夜雨急骤,
一应词语被打湿,
棱角说着梦语,
心路驿站错过或关闭。
 
蚊虻之轻,山石之重,
旧事旧物相互修饰,
稻草不是绳索,
路在弯转却仍在镜子里。
人间诸物似乎都不相关,
天上地下习惯了参照,
风从东方刮来,
又刮回东方,但痕迹不同,
一页翅膀轻扇,
点点滴滴都回不到原来的样子。
 
很想打开什么,
一节草,一枚果,
一粒米,抑或一缕气息,
实物倏然不见,雨声是魔,
陈旧是另一种景象,
哪一物都抱有辽阔天空。
四处有花,一层层开,一层层落,
捡拾有声,抛洒有声,
一粒光里的手臂,
一点暖里的手臂,
匆匆伸出,匆匆缩回,
一块云或一面空镜翻转,
套不住指纹,存不进泪水。
每场雨都在深情告白,
但词语缄口,一切都是假设。

 
散落于梦的
 
时光碎片散落于梦中,
壁画一样壮观。
随时触摸,描摹,
线条与火光,颜色与闪电,
不映照,不结合,
任风吹拂,每一个场景,
每一处细节凝缩。
 
一个人,一片水域,
水鸟皆为噪音,
苇草握不住声浪,
脉动虚浮,
涟漪和鱼进入壁画。
波纹背后气场弘大,
拥有棉田,拥有万缕轻纱,
盐粒下沉,
白亮之光积于一角,
轻言细语,轻歌曼舞,
轻着相击,轻着相挥。
存在即存在,
没有更多道理。
 
为什么弯曲,怎样弯曲,
范畴内的小河,
用清澈刷新自己所有
行走是宿命,是戒律,
碎浪花,碎漩涡,碎奔流,
一一卷入神色,
所有画更加逼真,
情感基石更加浑厚,
一个故事捂紧序曲,
古乐古曲来自笙管,
四处雪飘,镂刻被模式化。
 
不能想起或打开,
有些碎片若石沉大海,
若干个黄昏堆砌,
棱角触动线条,风起云涌,
苦味凝结,有序寂寞。

 
万物不在状态
 
玫瑰不在花里,
万物不在状态。
风吹房舍,风吹细羽,
金色木马畅想狂奔,
道路相互触摸,打成死结,
一场雨雪到来前,
该落的都未落。
 
拈起花瓣和泪水,
一程一程结算,
一百步退八步,
一万步退十年,
日子如晶莹石片,
粘不住风絮,
裂纹满身,背后都是心惊。
 
说出未说过的话,
一棵树是证人,一条路只作证人,
前后万年各不回首,
走过错过,泪水是粘合剂,
所剩时光板结。
无力呼唤,无意摇摆,
横冲直撞的什么,
束手就擒的什么,
辩驳无序论点,
循环且轮回,
赤裸炊烟,袅袅无解。
 
故事被稀释,
意识弱于意志,
直白拿起,直白放下,
隐没和隐私都被尘封。
云里花絮,云里祈语,
荡出春天的味道,
心与心叠合,
仰望或旁观,都是界限。

 
偶尔说起一些词语
 
冬天之外的话题随时打开,
没有什么是空的,
热爱多于疑虑,
枝头空空,却各有所指,
星星之外,冷风之外,
有数不清的亲人。
 
倚树而立,
河水悄然上涨,
漫过沙地,漫过石岸,
漫过来来往往的行踪,
有人被想起,有人被忘却,
有人深陷其中,
河水魔镜,
一眼望不到边,
一世望不到边。
 
从相关的事物里走开,
依然听闻水声,
鱼在低语,水草在低语,
各自表达温情,表达深爱,
冬天之外的时刻,
哪一刻都是蜜月。
一些泡泡飞起来,
蓝色火焰细细叉开,
鱼与人,水草与人,
没有相约的相约,
各色光点异化,
河水淙淙,树影倾斜,
词语碰撞,
声音穿过所有村庄。
 
已无树可倚,
也不会转身。
偶尔说起一些词语,
说到极冷时刻,
一场风就会刮起。

 
只有一个主语
 
凝视一方,一处,一点,
一个场景八种表达方式,
花萼相映,星光仍有余晖,
树枝并拢与蓬出,
各有山水,各有胸怀,
远方深含远方,
我们的东方从不被遮挡。
 
一幅画在表达,
多幅画在行走,
一点蓝绿,九点粉红,
天空明净到极致。
海岸线绵长,
海鸥是标点,波浪一句一句断开,
浪漫鱼群梦里穿过。
点亮心灯,点起渔火,
一年一片叶子,贴于画上,
不间断被照亮。
 
时光真实,俯仰之间真实,
记事方式多变,
一根线条无数个棱角,
话语在先,笑容在后,
温暖是一池水,
清澈波纹漾出气息,
梦是宠物,血管里奔腾。
 
稻草之后,秸杆之后,
一应琐事之后,
一些事亮如灯塔,
细羽轻轻,灯盏轻轻,
概念自由着蔓延,
幸福不在格局里,
生活余韵缓缓,
生命的硬度没过春色。
 
词语集聚而不慌乱,
专注时刻只有一个主语。

 
对话并未开始
 
水流没过,
对话并未开始。
没有词语用来形容,
它的的葱绿,它的赤裸,
它的苍茫无穷。
话语隐匿,树杈间,
鸟巢里,乱石堆放处,
凡有影子皆可掷地有声,
一抹朝霞,一丝细雨,
一瓣花落,
丰厚情感在后,
笑意里盈满甜汁,
甜手绢,甜钥匙,甜雨伞,
一粒粒甜成物品,甜出物品,
爱上一种便爱上整个人间。
 
许多物品闲置,
废闹钟,废轮胎,废树枝,废果核,
看似没有用,实际也没用,
可它们自己眨眼,
自己怀抱有用的词语,
一天天守着人世,
光点落满额际,
一次暖,多色暖,
并入生命画幅,
不折叠,不卷起,
我们都不在的时候,
它们在。在眨眼,在微笑,
唯独没有对话。
 
人间保留原状,
水流一次次唤醒,
对话录作为摆设,
从未被打开。

 
蓝树叶仅存的地方
 
来去都在路上,
落脚之处积满雨水,
冬天不在,四季躲闪,
动态已成习惯,
睡眠并入梦中,
日夜兼程。
 
雨水埋不住针尖,
各自喧嚣又静默,
声音抽不走尖利,
叹息只是符号,
定义三角,定义某个平面,
为时尚早。
 
慌乱处有杂草,
诱惑或阻隔马蹄,
季节空茫而不消失。
对着一方说起旧话,
不分东西南北,
方向不需要定义,
花事与风絮纠葛,
一层土浮于远方,
记忆有意隐匿。
 
映出自己,映出无关紧要的面孔,
日子如镜落入水中,
粉红色信笺飘在空间,
层层阻断,
长路弯成指环,
想要和不想要的都被套紧。
 
人间在低语,
漂白什么毫无意义。
蓝树叶仅存的地方,
鱼群正在横穿。
简介
刘术香,女,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诗刊》《绿风》《诗选刊》《读者》(原创版)《奔流》《山西文学》《散文诗》《扬子晚报》《天津诗人》《河南诗人》等。已出版《风吹无语》《远去的风铃》《柔软的世界》《句子里的光芒》等诗集。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春天深处不藏眼泪(组诗)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403号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