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三亚的水边 (组诗十首)

作者:卢晓天 | 来源:中诗网 | 2022-01-09 00:36:53 | 阅读:

  导读:卢晓天,男,江苏省苏州张家港市人。主任记者,著名诗人,供职于中央新闻单位。当过警察。著有散文诗集《A是爱的字母》,诗集《剑啸雉水》、《海之门》、巜春天的水边》,长篇报告文学集《东疆金盾》、《高分是怎样炼成的》等。纪实文学《南通教育之谜》在《新华日报》连载。另有文学作品散见各大报刊杂志,入选诸种选本。曾获全国“黄河”杯散文诗大奖赛一等奖,“中华龙”杯全国诗歌大奖赛一等奖第一名等多类奖项。


冬天,三亚的水边
(组诗十首)


作者:卢晓天

之一)
 
机翼下是山
是海,是楼群
机翼下有没有新冠
我不知道
 
我准备了一千只口罩
一千只盾
至于新冠的矛
能否刺穿我的盾
我不可预测
我可预测的,
在故乡江南与三亚寓所的航线上
核酸检测,一次
也少不了
 
少不了
两根长棍棉签
在喉咙里捅了好几下
我哭不得
笑不得
 
一看见大海时我就笑了
一看见椰子树我就笑了
看见沙滩
我就笑了
看见船帆
我就笑了
 
褪下毛衣,
脱去皮鞋
旅店的T恤,万国旗般
向我招摇
缀有海星星图案的
拖鞋
执意,不让我的脚绕过
一副遮阳墨镜
暧昧地,朝我看

好吧好吧
把江南冬天里蜷缩的胳膊
随手一扔
把被江南冬天的铅云
压低的嘴角
向上扬起
随手拿起一顶草帽
到海边去
到海边去
去听大海螺呜呜的吹
吹来大海深处,海龙王的传说
去掬一捧湛蓝的海水
温暖在故乡
渐渐变冷的手掌
去让沙滩
在我的脚心
揣摩我远方的来意
反反复复
 
到海边去
我来自江边
故乡长江之尾的潮声
最终
是为了呼应大海的呐喊
为了
汇入美仑美奂的海韵
 
 
之二)
 
其实,花间一壶酒
与花间一壶茶
是一样的
至少,在诗人的眼里
 
尤其在行吟诗人的眼里
举一杯酒赏月
端一盅茶,邀花
没有什么区别
在异乡
 
马不停蹄的异乡啊
风花雪月
早已凝固成心壁的
帧帧油画
来三亚,冬来三亚
山山岭岭的花
长在海里
海面,海边
长在游人如织的眼睛里

我见对面的女孩看过来
也是笑靥如花啊
 
真是啊,我发现
花间茶,花间酒
在三亚,没什么区别
每一个异乡客
都在说心醉了
我只是不知道,今晚
当海上升明月
我的一壶茶
浸润了丰沛的意象之后
浪迹天涯的心
会不会汹涌出一朵
蔚蓝色的花
 
 之三)
 
这面前的海
是我从家乡掬来的
一捧湖水
这海里的一只只摩托艇
是我从家乡的江边
解缆
漂流而至的一片片帆
 
冬到三亚,我翻看手掌
故乡残莲上的
那粒露珠,尚有遗痕
指间的菊香
却已被风吹散
我脚下从江南飞出的机翼
在海面悠荡成风筝飘飘
脑隆回中
这南中国海
这是我家门前的
一方草坪
 
把脚趾嵌进沙滩
把我的眼睛
嵌入一条条波纹
万川归流
海,是水的另一种语言
今天
我用一扇椰叶
抚摸沙砾,抚摸水波
直如我写诗的手
抚过唐诗三百首
直如我故乡的萨克斯
在春天的湖岸
悠悠的吹
 
五指渗进海水
指间,水流从容而湿暖
我横看竖看,看到了
家乡的山涧,花圃
和田亩
阡陌纵横
 
应有乡愁
但是晚风未起,夕阳尚未驮鹿回头
我故乡冷藏的记忆
早已在鹿岭路上,被阳光凿漏
点滴成溪
汇入大东海的浩瀚
 
之四)
 
山风顺坡而下
在花丛上碌碌滚动
涧溪叮咚
是在给山风配乐
 
我觉得椰树和芭蕉都是是舞者
还有一对对湛蓝的鸥翅
而我则在青云台
悠然自得
抱一壶清茗
想那双谢公履
 
想青云梯
想在青云台上
青云直上的感觉
也学着伟人挥一挥手
驱逐海上蒸腾的
雾气
 
在三亚北方的江南
这个冬季
我一定心怀悲戚
呵气成霜,吟上一句
无可奈何花落去
而似曾相识燕归来
这句,终于在三亚开冻
 
诗句如瀑
流泻成海上白浪翻涌
而那些帆
读诗,并在诗句的节奏里
滚滚向前
呷一口茶,想想在江南
那一个个被雪藏的日子
我居然放声大笑
三角梅红脸了
嗔怪我的肆无忌惮
 
灵魂一闪
春天的礼仪就是婉约
涧水从花丛依山逶迤
那些芬芳
点点滴滴
熏陶我旅人的的心境
其实
昨晚,我已让思绪驻足一片花瓣
我很耐心地,抱一壶龙井
坐在大海泛出的夜光里
决定了让冬日苍茫的心境
在青云台,诗意地栖居
早早晚晚的花溪水
早早晚晚
霞光万里
 
 
 之五)
 
决定与一棵椰树合影
这个夜晚
我让双脚,拖曳沙滩
 
拖曳灯光与水光
拖曳天南海北的方言
拖曳星星
栖息在芭蕉叶上的
眼神
 
决定与椰树合影
我飞了五千里天路
我在天上,待了三个小时
机翼两端,悠悠白云
反复揣摩我的想法
大脑思维波
起起落落
随机翼,由北而南
 
暖风为引,我期待与椰树合影
此刻
我且为一段江南柳枝
在海浪的祝福下
与椰叶一起,彼此照拂
 
我还期待彼此成全
江南柳
愿在每年冬季
来攀援南海的椰枝
借个光
去沐浴阳光的温暖
至于海豚的纵身一跃
江南柳,点头示意
表达由衷的惊喜
神情含蓄,面带羞涩
 
与椰树合影
我挽住树干
去生成爱情的样子
我愿意依恋
用一个影子,去重叠另一个影子

没有一棵杨柳
能够抵抗朔风
江南的冬天
我的卑微和心痛
一度冰封
只有在三亚,北纬十八度
我与椰树的合影
才能化开我北来的
千千心结

而春风绿了江南
开年,我会携一杯椰汁归去
让椰树炽烈的情怀
催开我窗前
那一朵红色的腊梅
 

之六)
 
且让我当你的仰慕者
让我与你对视
并让眼神,成全彼此
 
排浪已成全了沙滩
一双又一双脚
探索着你留给沙滩的
语言
我相信这关于爱情
关于水
对大地的依恋
在这周五,在这
天涯海角
 
且让我与你对视
大东海
我欣赏你胸怀浩瀚
欣赏你
能容天下万物
比如不可琢磨的
流云
比如,我邻座女孩的
心思
以及欣赏你
有一双慧眼
阅尽千帆
 
而今晚,我与你的对视
周五的灯光,安排了椰影
生产暧昧,生产
浪花,变幻出无穷的梦幻
 
不是所有的心房
都可以让浪花入住
迷人的螺号
曾输入一段沁心的笛鸣
只是后来
又传来了,海哭的声音
 
与你对视,今晚
我来三亚的第一个周末
便渴望抚触你的浪花
渴望
吉卜赛音乐声中
在沙滩上手舞足蹈
也如英勇的武士
渴望所向披靡
 
大东海啊
椰影下,我的热爱
可以放大
可以与高山榕一起
向你的胸膛
倾泻无数的情丝
当温暖的海风
牵扯我的衣襟
我知道了,在你的身边
这个冬天
必将抛弃即将的
寒潮,包括
北来风急
 
之七)
 
秋风在戏弄树叶时
我的手指
就在三亚的地图上
徜徉
跳过秋的色板和
冬天的色块
地珠仪碌碌滚动
有些急躁
 
我的眼神
却是蜗牛一般
在故乡江南的景致里
一点点腾挪
父母亲人的牵挂
是我背负的壳
 
冬去春来
我羡慕候鸟,以及
与南来北往的飞机
高铁,亲密接触的人
一只只蚂蚁
在皮球上奋力蹬腿
 
这个季节,故乡五谷丰登
我在刚刚起飞的舷窗
看层岩叠翠
有一刹那,我沾了眼角的泪水
在窗户上写字
没多会,热烈的太阳
把字,烤没了
 
白云为驿,我的旅程
驮在红色的机翼
垂下眼帘
偶见白云深处
那些屋顶,是一粒一粒
星星
神秘莫测,隐隐约约
球上的蚂蚁
搬运些什么呢
 
稻子在我心里
桔子在我心里
父母在我心里
那盆阳台上的菊花
在我心里
那泊暨阳湖,在我的心里
他们,是星星
我在天上,将他们挪到三亚
 
然后
我在面朝大海的半山别墅
邀请椰风蕉影,包括海鸥,三角梅
在院里作客
我会告诉他们
我不是候鸟
我只是一个季节的搬运工
 
黍是黍,稷是稷
桔是桔,橘是橘
江南是江南
三亚,属于海南
 
之八)
 
你一进入三亚湾
就进入一场梦境
你的呼吸与浪花,彼此呼应
海桅在梦里
挑起你明天的畅想
椰子树,摇晃你故乡
明媚的月光
 
去让沙滩抚摸脚底
用手
掬一捧温暖的海水
你有否喝上一口的冲动
反正,我已让口舌的敏感
去吮吸过一只
硕大的螺
 
肌肤相亲
三亚湾的梦境暧昧
三亚湾的比基尼
只青睐古铜色的胸膛
 
今夜
你走不出梦境
但你可以在暧昧的感觉里
稍作休整
让一把吉他,与爵士鼓
对垒
 
有渔火,也有渔歌
没有一只游船,风平浪静
隔墙有耳,夜钓者
蹲于一排铁锚处
一支香烟
明明灭灭
 
三亚湾啊,我的梦幻
可否延伸得
更远一些
走过海水浴场,走过
南腔北调的吆喝
走过一丛丛三角梅
让海韵路,鹿岭路
迎我,一路逶迤
 
那一刻,我可否
象海龙王,收起鳃和鳍
让鹿回头
让鹿,走向三亚湾的灯火
步步倾心
 
之九)
 
一路向南
窗外,白云点点
万米高空,红色的机翼
按比例放大
地球仪上
苏州,与三亚的距离
 
南下,风生云起
三亚的波浪
在我进入秋暮的几回回梦乡
溅上一架
偌大机翼的
舷窗
 
冬飞三亚
我捎着一枚五角枫
它在我沉甸甸的行囊
饱嗅书香
那些我在故乡水边
用诗情绘出的
桃花栀子花油菜花
在书里芳香四溢
它们,和我一起
刻意回避即将的雪花
沸沸扬扬
渴望与火红的三角梅
共享南中国阳光的温暖
与三亚的满目春色
共存共荣
 
接近北纬18度
飞机下行
三亚的山水轮廓
在我的眼中
从扑朔迷离,到逐渐清晰
我猜想,夹有五角枫的
新诗集
已经对机翼下
高高大大的椰子树
一见倾心,并钟情
 
之十)
 
千山飞雪,北方的朋友说
我且一壶香茗
坐在三亚的小院
倚红偎翠
 
视频翩然而至
玉树琼花
掠过群山万壑
邮递马车已经古老
此刻,我面朝大海
想象驭一叶芭蕉
乘风破浪
去北方,和友人一起
踏雪寻梅
 
一周前,琼州海峡
臣服于我的胯下
机翼轻盈
以南下的姿势
按下云头
栖息在椰子树的繁茂
浪花吻我的脚背
北来的靴子
站成沙滩之外
落寞的雕塑
 
倚红偎翠,小院依山而筑
砍柴喂马的想法
这儿都可以实现
可以不关心故乡的粮食
蔬菜
不关心故乡白的芦花
和枯萎了的残荷
周游世界的梦想
这个小院也可以酝酿
我抚摸一下篱上的花朵
那些鸥翅
便会蹁跹而至
它们都是心存高远
 
晨,我在花开满屋的小院
怡然自得
山风拂面
潮声远远近近
侧耳倾听
有点象娘的叮咛......
 
责任编辑: 于诗瑶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灵魂不朽 (组诗)

    碧碧 ,本名王丽。法律专业及川大工商硕士。曾经先后在四川省团委 、省高级人民
  • 2021年中诗论坛半月原

    第三期(10.16~10.31)收到有效投稿109首,经第一轮投票预选出24首, 再经第二轮投票,
  • 你点亮的灯笼时间也难

    洪烛是20世纪80年代的大学生诗派最具代表性的诗人。他一生以诗为伴,那温婉、柔
  • 马画家老墨的牛

    中国作协会员、传媒大学教授陆健写给著名书画家老墨的诗。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2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403号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