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中国诗人 > 蓝帆

大气象中的诗意拓荒

——评著名诗人峭岩先生诗歌特色

2020-05-24 作者:蓝帆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那么,峭岩诗歌的艺术特色是怎样的?从情感角度,他把自己创作的成功,归结为军人生涯对他的塑造与熏陶,这种成长环境就会形成与之适应的诗歌特色,即大气慷慨,爱党爱国政治坚定,作品情感指向鲜明……有了正确的价值取向,有了才情,技巧自然天成,附之其中;便是木有本心,诗人巧用。

峭岩 : 解放军出版社原副社长兼编审、曾任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主任、政委。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常务理事、《读书文化月报》主编、《中国诗界》编委会主任。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国际诗人笔会副主席 出版著作有短诗集:《星星,母亲的眼睛》,叙事长诗《高尚的人》《静静的白桦林》《一个士兵和一个时代的歌》《遵义诗笔记》《仰望》等多部,《峭岩文集》12卷等50余部。著名诗评家谢冕、吴思敬、朱先树、刘辉等都有专篇文章评论其诗歌作品。著名诗人、诗评家绿岛专著《峭岩的诗歌审美向度与历史定位》〔国际炎黄文化出版社〕、《峭岩长诗审美嬗变与突围》〔白山出版社〕、许庆胜著《峭岩艺术多维度突破实证省察》〔环球出版社〕、李利维著《峭岩诗歌遐想——又见胡须的注脚》〔白山出版社〕、著名文艺理论家、诗人章闻哲著《中国社会主义美学探微——峭岩卷》〔红旗出版社〕。1994年总政批准接受德国电视台采访,录制专题片《一个中国军旅诗人的足迹》向国外宣传。获“中国首届新国风杰出诗人奖”,第十五届(昆明)国际诗人笔会授予的“中国当代诗人杰出贡献金奖”,新诗百年全球华语诗人评选杰出贡献奖,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贡献津贴。


  既然提到特色,那就先说说何谓特色吧。特色:顾名思义,就是一个人作品呈现出来的与众不同的味道儿。诸如词语情致,语法严谨,包括整句散句对偶骈体及修辞习惯呈现出来与他人不同的状态等,这些统称为艺术风格即特色。这是我个人创作数十年的感悟及表述,没想照本宣科。
  那么,峭岩诗歌的艺术特色是怎样的?从情感角度,他把自己创作的成功,归结为军人生涯对他的塑造与熏陶,这种成长环境就会形成与之适应的诗歌特色,即大气慷慨,爱党爱国政治坚定,作品情感指向鲜明……有了正确的价值取向,有了才情,技巧自然天成,附之其中;便是木有本心,诗人巧用。
  
一、豪情在胸足迹稳健

  1959年,18岁的峭岩终于实现了儿时梦想,走进中国人民解放军部队大熔炉。他以青春和热血同这个大家庭相濡以沫,扎根部队,学习先进;这个队伍煅造就了他,使他成为一名政治可靠、意志坚定、热情奔放的战士,即拿笔的军人,爱枪的文人。在艺术的殿堂畅游,岁月铸就了威武豪迈的军人气概;经历又滋养出温情细腻的人文气息。他的诗刚强硬朗开阔的气质与风情,同时,追求卓越,提炼精华,使他独到的词语形成了意境优美的喻体,脱俗的格调。漫长的创作经历,使他在诗歌国度逐渐耸立起军旅诗人形象。
  峭岩从应征入伍走进部队创作至今创作近60年。他的生命被诗歌镶嵌,他的诗歌在生命中唱响寄托。新奇火热的部队生活使这位战士激情无限,使他诗歌一发不可收。早期创作以抒情短诗为主,军旅题材作品成就斐然,而后抒情叙事,短诗长诗到巨制专集都相继问世,大漠孤烟,鲜花家园,江山爱情,各类诗歌都信手拈来,耐人寻味;十行八行的不少,二三十行的常见。诗歌不论长短,贵在富有激情,意象独到,词语新鲜,引人入胜。具备这种特质,无疑会铸就审美效果,进而生出社会意识形态的明媚阳光。
  峭岩本人出过多部诗集,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四川人民出版社还曾出版了一套书诗集《与史同在》。我在诗歌选(下卷)中看到峭岩一组短诗《寻访长征路》。有四首近百行。
  我们欣赏一下第一首“车过乌江”的段落:
  未见到你时,/江水已翻滚成心浪,/一段铁打钢铸的岁月立起来,/光明与黑暗投影心空上,/一支被追杀的队伍站在江岸/遵义在前,/杀戮在后/抢渡!/时间在叫喊!/江水、竹林、石头,纷纷武装,/给打了绑腿的人呐喊、助威/
  随车轮缓缓驶过江面,/我追逐山谷里的碧波远去。/乌江,我的生命之水,还认识我吗?/我是你漂染过的军衣。/我是你浪举过的枪戟啊!/看岁月苍黄,黔山老去,/我的军衣浸润的水痕成碱,/你的涛飞遏筑成我的夜梦心语。/
  车过乌江,/轰隆几下就远了。/我的心又几番回望,/回望你的长流如练,/我的魂魄一缕。/
  此节选给人以气蕴开合澎湃,场景宽广,情感真挚,诗意贲张之势。
  峭岩创作的诗歌,题材紧扣部队生活,表现钢铁战士的胸怀和意志,品德和理想。诗句精当,时如烈马扬鬃,威风八面,时如大江东去,豪气如洪。
  正如古人云:“有志始知蓬莱近,无为总觉咫尺远”。由此我联想到晚唐著名诗人、诗歌艺术评论家司空图《二十四品诗》中之于“雄浑”风情的论述。白话文表述为:
  华美的文辞涌现在外,真切的内容充实其中。返回虚静,才能达到浑然之境,蓄积正气,笔力方可显出豪雄。雄浑的诗包罗万物的气势,高高横贯浩渺的太空。像苍茫滚动的飞云,如浩荡翻腾的长风。超越生活的表面描写,掌握作品的核心内容。追求雄浑,不可勉强拼凑,自然得来,就会意味无穷。
  司空图正是继承了齐梁时代钟嵘文艺批评理论的影响而形成诗歌艺术论的。我们通过思辨感悟,不难发现,诗歌是有性别之感的,它只是潜伏于气韵走笔中,优秀诗人不会扭泥作态,尤其是优秀的军旅诗人,更是坚毅大气雄壮开阔,便诗歌呈现阳刚之气。峭岩如是。
  
二、侠骨柔肠熔铸诗歌

  峭岩之于诗歌创作是走心的,为斟酌意象独到阳刚唯美,拳不离手,曲不离口,看书学习写心得,留随笔;脱颖而出自是必然。很快,这位个性鲜明、意志顽强、机智聪明的小兵,被提升为北京军区工程兵政治部干事。打那以后,峭岩写下的诗歌、新闻、通讯、特写多种题材连篇累牍。他的长诗情真意切,文字温暖,诗意笃厚。储备在怀的文字功力如基石,把他一步步引向更高处:解放军画报社编辑、编辑组长、副社长,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美术系主任、政治委员,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编审。
  1980年,他出版了个人诗歌专集,以卓越的影响力,加入了中国作家协会。
  并跻身为中国散文学会理事,中国诗歌学会成立后任理事、常务理事。而今,已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随着那些江河长流般的诗歌汩汩问世,峭岩诗歌创作的艺术表现手法日渐成熟,张力澎湃,意象精美!他把自己创作的成功,归结为军人生涯对他的塑造与熏陶。他把自己青春热血献给了部队这个大家庭,大家庭又哺育他造就他,使他成为一名的战士一名诗人。激情在怀,好诗连连,好评不断,给人以多元美感。
  我们同赏诗:今夜,花朵不再沉默/纵然在星空夜阑里开放……把华贵与尊严交给诗歌/把场地与时间交给诗歌/在这样的夜晚/骚动归于安祥/在“红”的大度宏阔里/诗的火炬由几个青春男女高举/照亮洛川/
  有一首诗来自绿岛的原野/有一首唱自峭岩的崖畔/这些没被霉菌侵扰的汉字/这些没被遗弃的诗行/被一位铁血文人发现/他认定诗的铁质因子/可以催生牡丹花艳/我们无须喝酒吟诵/更无半点虚假奉上/我们只有诗的良心/交付今天的夜晚/
  此时此/刻我落泪了/我低首叩问自已/我的诗健硕吗/我的诗有铁吗/诗的铁只有刀刃知道/我当何能之有?/在声音的尾部我出发了/我跨上诗的鞍蹬/打马走过诗的草原……/
  ——《今夜,花朵不再沉默》

  这些刚中带柔的意象呈现,是诗人峭岩独有的表达与形容,潜词炼句合其身份,吻于诗情,进而把自然天成的美呈现给读者,雄浑贴切,自然流畅.
  从古至今,恰切的意象捕捉,美好的表达描述,之于诗人都有通感。正如司空图《二十四品诗》中之于诗歌特点“形容”的表述。用现代白话文表述即:
  凝神专注,积蓄纯洁感情,反映景象,就会清新逼真。像刻画水中的倒影,如描写艳阳的芳春。风云变化而多姿,花草繁茂而有神。大海波涛汹涌,高山险峻幽深。这些都要写得符合生活情理,微妙地与尘世万物融合共存。能够不拘形貌做到神似,那才是真正善于形容的诗人。
  
三、在隐喻中呈现唯美
  
  就作品来看,诗人娓娓道来,平和理性,但细品词语,梦境畅游如滚烫的炉火,进而审美共鸣油然而生。在峭岩诗歌意境中行走,一股力量莫明其妙又仿佛看得见,摸得着;也许虚幻,但又触手可得。我们知道浪漫是诗歌本质特点之一,即便是写实的作品,本质中也不缺少浪漫情愫这一特征,我们可以追溯到屈原《离骚》、李白《将进酒》、《梦游天姥吟留别》、《蜀道难》等传世经典中。诗歌的浪漫风骨如同人的灵魂,缺之不得,一旦缺之,诗歌艺术之美便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内在美丽与客观感染力都将消失;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峭岩诗歌仅就题目来说,都会让人感觉到提炼生成的浪漫,而这样的作品屡见不鲜。《乘夜之翼》便管中窥豹。
  艺术风格与创作技巧成熟的诗人在创作过程中,会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浪漫风情,潜词造句处处唯美,长短无异,耐人寻味。峭岩的作品正是具备这一艺
  术特征,诗来才引起读者共鸣。
  我们同赏诗:那水流自昨天的海洋/冲破梦的围墙/肆无忌惮地蹦跳,/挥洒/涌向地界/涌向一个出口/像勇士赴死,/何等的英勇/孤独与拘谨/苦思与贪恋/拥挤着,从一个出口喷出/壶口之上,/百水争渡/壶口之下,万马奔腾/ 壶口,大地的子宫/黄水流过这里的时候/下游一片温顺祥和/圣水着床了/庄稼,树木/ 乡村,城镇/在水神的护佑下超度/
  是谁,站在崖畔/喊瀑,喊出泪水涟涟/喊瀑,喊出笑声簇簇/她抓一把往日
  的落叶抛向天空/转身做了壶口的浪花/
  在峭岩眼里,水的神力空灵无限,它能冲破围墙,能蹦跳,能挥洒;能像勇士那样冲破一个出口;这同时,它还有着“孤独”、“拘谨”、“苦思”、
  “贪恋”,这还不算,它们还拥挤着从一个出口喷出!
  这是水吗?这不该是万马奔腾之势吗?
  紧接着,诗人又大手笔状写:壶口之上,百水争渡/壶口之下,万马奔腾/其后,又来一个意象: 壶口,大地的子宫/黄水流过这里的时候/下游一片温顺祥和/圣水着床了/庄稼,树木/ 乡村,城镇/在水神的护佑下超度/
  ——《喊瀑》引句
  
  这些诗句的意象真是逼真又玄幻,磅礴又而贴切!只有心中装有万千风云的人才会如此尽情相像,天马行空。那么,结果如何?显而易见,博得了读
  喜爱,赢得了情感共鸣,增强了诗歌艺术感染力。
  
四、在高蹈中提炼精品
  
  纵观峭岩诗歌,会很自然地感觉到,无论哪种题材作品,共性特质是不拘泥,不浅薄,不矫情;有时厚重如哲理,有时俏皮如童话;不呆板,不笨拙,读来妙趣横生。
  我们同赏诗:抓住昨夜之梦/又返回神游之旅/花绽的时分/伊人在河畔/翘首的星与回眸的月/都是等待的火焰/灼伤着子夜的衣裙
  潜夜的鸟,/躲闪白昼的剑/门前,它轻轻地啄,/打开暗合的门/灿烂朝天不再含羞而居/裸露多年的苦杯
  有歌唱乘梵音而舞,渐行渐远/搅浑子夜的大脑,如结痂的雪/时光圆满,溢出河床/淌成无岸的大水
  聪明的诗人营造趣闻轶事,进而牵动读者紧随其心,感悟其情,暗自叫好。再如:坐在寂寞里/世界是悄无声息的/眼睛之外是千里云月/他在沙漠里掩埋自己的身影……
  我们还在另外一首诗中看到峭岩如此这般提炼主体和喻体:走远的心/一朵浪花和另一朵浪花相遇/激情砸碎了涛声/它们泅渡海洋/上岸时一朵浪花变成鱼/抖落了星月的辉光/遁入夜色再不回望海洋
  细品这些诗句,眼前似乎呈现出“昆鹏展翅九万里,翻动扶摇羊角”之势;那么,是不是也有梦化蝶的庄周之出手不凡、落笔惊天之貌呢?
  中国的诗歌,从先秦诗歌到两汉骈体赋;从唐诗宋词元曲清笔记小说,再到百年新诗现代当代以至今天,我们幸运,我们站在先人的肩上成就着每位诗人的一已才华。假如我们还以先人司空图的主见评价峭岩这些美好浪漫的诗句,应该说有着“高古”之风情,非凡之立意。
  用现代白话文表述,即有道的人乘风而行,犹如手托着一束芙蓉。经历了尘世劫难之后,只留下缥缈空虚的踪影。月亮从东方升起,和风也有意伴从。华山的夜空碧蓝而宁静,人们倾听着清新的钟声。
  品读峭岩的诗,会渐次深层地感受诗人能够保持这样质朴的感情,营造意境时超脱世俗陈旧的内心走向,是非常可贵的。向往远世,寄托雅致的意趣,孤傲自赏高古的诗风,诚如杜甫在《春望》诗中所叹: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诗人诚挚的思念情感于字里行间潜藏进而迸发,直逼泪眼,那么,出现感人意境和诗句,定是浑然天成的。
  
五、青春常在胸襟浩荡
  
  熟悉峭岩的诗人都知道,他已是古稀之年的资深诗人。但难能可贵的是,他身心健康,头脑睿智,思维敏捷,关注时政,创作不止,不仅仅是创作诗歌依旧干练,而且是构思严谨,基调高雅,胸襟开阔,诗风大气。这一点非常令人敬佩。庚子年年初,也就是在疫情公开前不久的2020年1月7日,我看到一则消息:著名诗人峭岩创新的《写给祖国的圣词》,获清华大学出版社举办的庆祝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全国诗歌散文大赛头奖”。这是一首百行之多,分为十节的长诗。首先在《星星》诗刊头条发表,有诗评家认为:这首诗角度新
  颖,情感真挚,语言峭拔,是写祖国诗歌中不多见的上乘之作。
  
  我们同赏诗:当我离开母亲的脐带/便落入您的怀里/您用高山之高、大河之长包裹着我/在您的搀扶下学步,/成长/您就这样成了我跪拜的图腾/除您之外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值得我爱恋
  我要朝您跪拜/向着山脉、向着河流、向着黄土地/乃至一个眼神,/一滴泪水/一块染血的石头,一棵唤风的青树/那就是您的精灵啊/其实,您是无处不在的神/于是,/我捧起脚下的一抷土亲吻
  我注定是您脚下的一棵草/然而,不卑微,不纤弱/露珠当饮,风暴可挡/默默中淬炼成刀剑/即便燃烧也变成冲天的火焰/草有草的本性/我知道我的根扎在哪里/就是干裂的岩石缝隙/抑或地下我也会深埋储备的爱情/万念之上,/稳坐着你的灵光
  峭岩诗歌呈现着心神坦荡,不隐晦,不造作,不萎靡,换个形容词呈现,即果决坦荡。用司空图之于诗歌风情的归纳无疑属于“劲健”之风,这种之于诗歌便如同广阔的天空,气势充盈好象横贯的长虹。巫峡高耸万丈,飞云伴随轻风。作品饱含着纯真,培育着刚强,积累质朴品德,保持明洁心胸。好象天体稳健不息地运行,你的诗就能达到浑厚劲雄。这样的诗歌与天地共存,和大自然呼吸相通。让真切内容充实作品,用刚强的气势来统帅始终。
  而峭岩这类诗歌的硬核所有,前面我们已经表达钢铁炼成之道:便是来自部队这个大熔炉煅造与淬火。于是,无论平仄,无论词性,到他手下,都有反刍为血性刚正阳光忠诚。
  我们再随意截取一段同赏:我是一个士兵/士兵与您是神和侍郎的关系/星光下我把您举上月亮/我决意做一粒子弹/等待您的口令/往往我的大脑荧屏上/总有一个在天空搬运石头的人/又回到地上搅动风云/把梦的最美的情节给我/我就是战地的那一缕诗魂。
  由此,我联想到齐梁时代著名诗歌评论家钟荣品诗即传世名著《诗品》的论述。钟荣非常注重概括诗人的独特的艺术风格,这一点我们前面已说过,晚唐著名诗人、诗歌艺术评论家司空图是受他影响的。而钟嵘相对来说重点看重四方面:一论赋比兴。二论风骨和词采。三是重视诗味儿。四是注音接摘引和称道诗中佳句,除上述特点,他还善于运用形容比喻的词语来描绘诗歌的风格特征。这些秉持和至理所在,对后世评论家无疑都产生了不同程度的传承和借鉴。
  
六、心联祖国情系现实

  优秀诗人的作品缘于世界观、价值观、苦乐观的正确,来源于内心光明坦荡的情感。峭岩诗歌这种辨识度非常高,可以说每首都散发真挚情感,呈现出风华社会,泄导民情的客观社会价值。任何文学作品客观方面都有潜移默化的教育作用,认识作用,审美作用,无论外表如何遮掩,字里行间的指向性,态度立场都会其义自现。峭岩的诗,当然更是上述鲜明特点,他从来没有写过所谓朦胧诗,口水诗,更没有莫明其妙、云里雾里、色调灰暗的诗,这是非常可贵的诗歌骨血与良知呈现。从外表看来,没有创作桎梏,而实际上是内心始终坚守刚直不阿的秉性,独树一帜的诗风。
  我们再用司空图之于诗歌创作风格的表述归纳峭岩作品,可见鲜明特点是:自然。用现代白话文表述即:生活中到处能发现诗,不需要挖空心思追寻,顺应情理写作,就能着手成春。作品自然如花儿适时开放,又好象四季岁月更新。生活中得来的领悟不能被人夺去,勉强搜取材料就会陷于窘困。高雅的人身居空山,雨过以后采集野萍。这一切都真切自然,就如同天体默默地运行。
  我们阅读峭岩的诗,信手摘一段便感受在怀。那些从内心迸发出的词语分明铸就了激情和风骨,真切的表达震撼人心。
  他写给祖国母亲的的圣词之第五节,其中的喻体与主观抒情,如惊起一群白鹭,令我浑身惊起一阵寒战。
  那是一条流自阿尔卑斯山的河/它的长臂挽着一座城市的细腰/碧水托举罗浮宫的华丽/长波吟唱巴黎圣母院的神话/一波一浪都有金子般的涟漪/可我怎么也不能低头/我只有收藏起艳丽的词汇/揣回心中的火焰/我最后在心中默念/赛纳河,/我不能爱你/你不是黄河,你不是长江
  峭岩这些诗句大有恢宏气韵,更有江河之坦荡,贲张,直抒胸臆,荡气回肠。我们再用司空图之于诗歌风格的精炼表述,即劲健。司空图认为:诗人心神坦荡如同广阔的天空,气势充盈好象横贯的长虹。巫峡高耸万丈,飞云伴随轻风。作品饱含着纯真,培育着刚强,积累质朴品德,保持明洁心胸。好象天体稳健不息地运行,你的诗就能达到浑厚劲雄。这样的诗歌与天地共存,和大自然呼吸相通。让真切内容充实作品,用刚强的气势来统帅始终。
  这种风格的作品在峭岩诗集中屡见不鲜,不胜枚举。在晚唐诗人、诗评家司空图看来,呈现的风格概括起来便是:精神。他认为,好诗如清水能够见底,又如同奇花即将绽开。春光里鹦鹉正在歌唱,杨柳掩映着水中楼台,青山雅士飘然而至,共饮清酒慰我情怀。作品显出生气,毫不刻板滞呆。写
  得微妙达到与大自然同化。
  看来无论古今,诗风唯美,意象有光的好诗都是受人喜爱的。
  庚子年的之初,冠状肺炎疫情威胁着武汉湖北人民生命,白衣天使、绿衣天使、专家第一时间驰援武汉抢救患者生命,研究疫情控制措施,我们眼前这位古稀诗人也没有坐视观望,而是敲击键盘,吐露悲怆之情。一口气写了八首抗疫组诗《这个春天》,表达对抗击疫情的勇士们歌颂之情。
  那是由十四亿颗心锻打的簇箭/射向武汉/射向冠状的害人的肺炎/我为中国叫好/我为华夏呐喊/幸福中国/特色中国/就在一个早晨/大军组成的箭簇/披星戴月/一路奔赴/从春节的烟花笑语声中起身/投入抢夺生命投入灭杀瘟疫的鏖战
  不要问花季少女的坚毅/不要问妻子舍家的那个夜晚/不要问军人冒风雪出发的迅捷/不要问帐篷一夜间撑起一片云天/只看八千里路云和月/武汉啊,你在祖国的心里/更是亿万人心中的灯盏
  从峭岩诗作我们同时品读出另外一种风情:悲悯慷慨之情。
  “大风卷水,林木为摧。适苦欲死,招憩不来。百岁如流,富贵冷灰。大道日丧,若为雄才。壮士拂剑,浩然弥哀。萧萧落叶,漏雨苍苔”。这不仅仅是司空图笔下评论具有悲悯情怀的诗歌所有的联想意象,而我们通过阅读峭岩诗歌也会深切感受到笃厚的诗人特点。
  历代优秀诗人都有关注民生情系社会现实的情怀。唐朝著名现实主义诗人白居易就曾主张"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这既是古训,又是历代文人富于历史使命感的一种集中概括。这种主张意味的提出意味着自己对时代的一种关注,对现实社会的一种关切,对改造社会、促进社会进步的一种责任和使命意识。要做到如此这般,无疑要倾听时代足音,呼吸时代空气,把握时代脉搏,让自己的心合着时代的节奏一起跳动,用心去感悟时代、体验时代,为时代而唱。从当下来看,目睹现实,有良知的诗人无疑会置身社会现实中,关注苍生,跻身民情,进而为社会进步发声,为人类共克时艰助力。这样的诗人品格,放大了的集体荣誉感即社会荣誉感、家国荣誉感的优秀公民情操,是高尚的,纯粹的,有道德的,值得尊敬的。
  人如其诗,诗如其人……于是,峭岩才会有这样的诗句:
  母亲不会拒绝一朵花的心思/化作一片雪花也会撼动一个冬天/您从来不说什么/沉默里装载沉默的河山/您把梦托进花草树木的叶脉里/像母亲守着婴儿的摇篮/破解了云的密码之后/我瞬间长出了翅膀/衔来一股风的力量。
  也许这种力量契和了峭岩作为著名诗人忠诚如火,意志如磐的骨气与血性。
  
  峭岩的诗歌成就和独具的特色,引起诗评家的关注,已成自然。著名评论家谢冕、吴思敬、朱先树、绿岛等都有评论问世,对峭岩诗歌创作的成就特点给予高度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