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与(禹)你同舟(州)(长诗)

2022-02-01 作者:周占林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禹州的这次疫情终于过去了,让我们这些在外的游子松了一口气。我的这一首诗,也终于在辛丑年的除夕写下了最后一句。再见了,辛丑,不见了,新冠。
 
●封城,一个不陌生的词语
 
没有想到疫情来得这么突然
它躲藏在一个陶瓷小厂
从没有窗户的墙隙里偷渡
让刚刚迈过新年的脚步
突然立正——
 
所有的路口都是红灯
所有的商店都是闭门
所有的人员都要居家
所有的笑脸都被套上面具
……
 
禹州,夏都钧都药都
一下子就站在了媒体的头条
面对在想象中遥远的“封城”举措
就这么突然降临
 
此时,我亦在北方开始居家休息
和那些故乡的人
一同迎击此次疫情
那些被闲置已久的历史
纷纷走向舆论的前端
 
  2022.1.3
 
●增长的数字犹如尖刺
 
一轮轮的核酸检测
让新冠无处可藏
而那不断增加的确诊数字
就像隐于体内的毒瘤
 
现在的街道
漠视所有熄火的车
让两旁的女贞树
和防疫战士一样挺立
那静穆的天空,沉默的城市
每一个被封闭的路口
就像带上呼吸机的老人
把胸闷交给时间
有多少要逾越的脚步
终止于抬腿之时
 
禹州这教科书式的抗疫操作
让居家隔离的民众
在揪心的核酸检测中有些许心安
窗外雪地里
那一朵朵蜡梅开得正艳
 
  2022.1.4
 
●小寒
 
再没有一个冬天的气温
低于这一个小寒
再没有一个形容词
能表达此时的寂寞
雪花落在枝叶上
有吱吱的喘息环绕
 
你见过夏之古都
那文化之芒总会刺疼历史的脉络
今之禹州,因疫情而让国人挂念
封控区、管控区、防范区
所有的秩序井然
而“志愿者”的队伍
让居家隔离的人倍感温暖
 
我站在小寒这个节气的北端
用不间断地关注
来回望家乡的那片热土
青青的麦苗
潜俯在雪地里
用只有大地能听见的声音
低低絮语
仿佛是寺院被敲响的木鱼
让厚土发出开片的律动
 
当我转身
有警钟之鸣在头顶轰然炸响
 
  2022.1.5
 
●阻断
 
这是一个高风险地区增多的日子
那不断升高的确诊病例数字
就像一个个定时炸弹
让每一个禹州人都提心吊胆
 
于是,暂停的不再是公交堂食
与疫情无关的行政业务全部暂缓
我们的善与勇
会阻断一切涌向生命的新型冠状病毒
 
全市所有居民居家隔离
用一个词来表述,足不出户
以防止病毒再次扩散
高音喇叭紧贴乡村的屋脊
举着口号的基层干部
喉咙早已嘶哑
 
山坡上的落叶
也静静地一动不动
仿佛在这个寒冷的冬季
要阻断一切敌袭
 
  2022.1.6
 
●志愿者让雪花绽放五彩
 
当所有的通道开始封闭
一群高大的人影
便开始奔走于禹州的山山水水
他们放下手中的作业
搁置家务,搁置工作
甚至搁置刚刚捂热的爱情
把大雪披成风衣
像鹰一样
翱翔在夏都的每一寸土地
 
微信群就像指挥部
那些居家隔离的人都是他们的兵
对于让人猝不及防的疫情
他们就是尖刀连
承担着所有冲锋的重任
 
借着风的力量
背着新鲜的疏菜
流动的油烟酱醋
在每一个隔离的居家门口
敲出最动听的乐曲
风雪中奔跑的姿势
让所有的善飞者无语
 
你们的伟大不在于伟大
被救助者的感谢
是所有回报中最温馨的词语
只有当一阵忙碌之后
孤独,在你的手机屏幕之上
展开了另一场狙击
 
  2022.1.7
 
●“大白”是这个世界最高贵的尊称
 
这是一条危险的路
有风有水有泥
还有那些隐匿在暗处的毒
 
他们,身穿比雪还要白的大褂
像一盏盏温暖的灯
行走在禹州的每一个旮旯
 
每一个人的仰天长“啊”
都要让“大白”低下身子
酸疼的腰
比钢筋还要坚硬
他们永远把苦和累藏在内心深处
 
全域每轮百万人次的检测
是一个不可想象的数字
路边光秃秃的树木
也摇动着无声的叹息
 
这种白
让居家的冷闪着耀眼的光
 
  2022.1.8
 
●高度
 
这是一个不一样的高度
全域都被高、中风险
封闭的寂寞
换乘落叶随风而降
那些隐雷
把声音篡在天空的深处
 
院子里的桐树
用仅有的几片叶子
和麻雀做着单一的游戏
外面的街道
白昼如夜,没有人声车流
 
只有邻居家的狗
在不时独自己汪汪两声
以此排遣
无人骚扰的痛苦
 
风在努力的自言自语
撕裂地鸣叫
让这个世界多了数之不尽的伤口
 
只有穿梭在寒冷中的红蓝白
让这个高度一点点儿开始降低
 
  2022.1.9
 
●异味的腊八粥
 
几个大石墩
挡住了那些外来的车辆
就像麦地里的假人儿
在绿波中独自摇晃
 
过了腊八是小年
年的味道在村庄里随风而飘
居家的人们
于腊八粥的甜香中
期待早日解封
 
而路边的司机
在寒冷的驾驶室里抽着焖烟
心事儿就像这一团蓝雾
轻盈而且有毒
 
穿着红色马甲的小姑娘
在雪路上努力地蹬着三轮
向前,向前
这个经典的镜头
在无梁、褚河、白沙……
禹州的每一个公路封堵点上频现
 
红色的马甲
时光穿越
他们就是一个个施粥的菩萨
让滞留的司机
从每一碗粥里
读出了最亲近的味道
 
  2022.1.10
 
●七十八岁村医李二西
 
在疫情的一波波的进击中
那些奔波的防疫员工
早已忘记了
什么是艰辛什么是失眠
方岗镇朱沟村是一个普通的村庄
村庄里却突然出现了一个名人
爱人去世不久
悲伤的外衣尚未脱去
村医李二西
七十八岁的老人打磨的人生
瞬间把这个世界感动
 
他把自己当做小伙儿
坚守一个村医最高的执著
二千多人的核酸采样
这个老人该多么努力
才能完成有些繁琐的高科技操作
 
五十八年的村医生涯
借用四乡扬名的气
让倔强的躯体
站成一棵有些弯曲的松树
“抗疫大爷”的这个冬天
让每一片雪花都伸出点赞的拇指
 
大爷李二西
用一个平凡乡村医生的使命
给这个新时代点缀了大写的一笔
 
  2022.1.11
 
●送行
 
在返程的时候
那些被你们做过多次核酸检测的群众
隔着白雪覆盖的田野
用村庄的真诚向您致意
送行的工作人员
哽咽着分别和感谢的话语
失去自由的风
惊醒一个又一个无法言说的梦
就连面对镜头直播的大胖摄影师
眼眶里也滚动着晶莹的泪滴
 
沉重的防护服
安静地列队
一次告别
比战争中送行的镜头还要壮烈
人民的需要就是最好的召唤
远离自己的亲人
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刻
奔赴一线
 
村庄中的灯明明灭灭
而身着沉重防护服的你们
硬抗着痛苦的折磨
坚持一个又一个二十几个小时
工作中除了冷和累
还有那隐隐的尿液在暗中流动
细微的声音
却比前线的炮火还要让人震撼
 
夜色醒来
再见,本不属于你们的地方
那被捞出的一个个新冠确诊者
生命像春天一样开始复苏
 
  2022.1.12
 
●在禹州,防疫怎能没有中药
 
也许是生活节奏太快
有些将要被遗忘的记忆
来得有些突然
“药不经禹州不香”
孙思邈的“妙”传承千年
道路在“全域封控”的枯寂中
被运送中药的车辆叫醒
 
每一块草药
可以忘记成长的田野
忘记陌生的现代化生产车间
把药的精髓
珍藏在每一片叶子的脉络深处
你只需按照方子的组合
在反复的煎熬中
浓缩,升华
窗外的阳光格外刺目
密封的“新冠肺炎防治汤剂包”
开始整装出发
 
药草结伴而行
用独有的香为这个季节提神
裹着苦味的“防”
给惊恐的心以安慰
每一味中药都从没有止步
在抵达解封之前
走一条我们自己的路
 
贴近你我
就是与顽敌争抢时间
让光,在“汤包”的氤氲中
刺穿黑暗
 
  2022.1.13

●下沉
 
夜色正浓
远处的山朦朦胧胧
村子里的路灯
在这个冬天的夜晚
努力地撑起一片光亮
 
敲着一家家住户的大门
就像和大山对着暗号
轻飘飘的脚
比在棉花上舞蹈还要更尬一些
而脸上的微笑
因次数过多有点儿冻结
 
推开一扇大门就像打开一个秘境
躺在床上的老人
就是这个世界的王
他们用乡下亲人的热情
迎接逆行的客人
尽管他们不知道什么是核酸检测
 
窗外的风
一下一下轻轻敲着窗棂
那无数次弯下的腰就像山崖上的树
 
这些卧床的老人
他们把一生的农事都搁在山野
玉米和红薯
曾经的葳蕤,让子孙一个个茁壮
 
站在他们的床前
我闻到了粮食的味道
馨香,足以让我一生难忘
 
翻山越岭
我们就是大山的使者
让所有的亲人
在这个阴霾的季节远离寒冷
 
  2022.1.14
 
●马路上的村庄
 
这是一个不眠的夜晚
这个冬天为一个村庄的崛起
准备了灯光,配备了寒冷
那些举着星星的女贞子
是这个晚上的公证员
 
那些被紧急调运的板房
每一个部件都匆忙的在柏油马路上
寻找自己的位置
 
马路如此平坦
螺丝和螺帽默契地合唱
让这个夜晚不再寂寞
那些匆忙的口罩
让现代与时尚的工程
变得如此简单
 
麦苗在沉睡
布满哈欠的马路睁开了朦朦的眼
劳累是昨夜的
紧张是昨夜的
一座突兀的村庄
让这个寒冬开始温暖
 
那些将要被隔离的人群
从远方陆续开始出发
一间间居室
开始修补这个冬的苍茫
 
  2022.1.15
 
●大门
 
小孙女一遍遍地走向大门
她的心情和地上的跷跷板一模一样
窗外的宣传广播不厌其烦
敞开的窗,封不住
封控在家的童年想象
 
玩具一样一样都被无情遗弃
散乱如台风过后
萧条而零乱
 
十字封条躲在大门之外
闭上眼,仿佛有小伙伴的呼声
从远处飘来
 
一扇门的厚度
就隔开了宝宝的童年快乐
是风,是新冠
让小手在一遍遍清洗中不停抱怨
 
此时,天地安静得有些骇人
多想听到
闭嘴的门铃开口说话
 
  2022.1.16
 
●这个梦有点儿长
——致长葛市援禹医疗队消杀组司可
 
就这样突兀地倒下
一个战场上的勇士
 
那日日夜夜的奔波
分分妙妙的争抢
 
哪里有需要
你就冲向那个地方
 
没有鲜花的季节
你就是封控社区最靓的花朵
 
你把春天举在手里
奔走在需要温暖的人间
 
劳累让您倒下
突然安静得像个孩子
 
两次开颅手术
就是和死神两次交战
 
你终于占领了生命高地
用不屈的信念夺得这场战役的最后胜利
 
虽然这个梦有点儿长
睁开双眸,春天将会给你颁奖
 
  2022.1.17
 
●消杀
 
看不见的敌人隐在暗处
虎视眈眈地盯着这个冬天
 
在水中待战的药
发出一种无声地呐喊
 
在白与黑的世界
白色像燃烧的火映照
 
一声令下,所有的脚
在喷雾中走出一种肃穆
 
那些在角落中躲藏的枯叶
被药水淋出一身冷汗
 
透过人工的雾
阳光开始为大地染色
 
  2022.1.18
 
●居家隔离
 
我们都是听话的宝宝
把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
然后一次次寻找
假装遗忘的旮旮旯旯
 
电视里的新闻发布会
复习了一遍又一遍
多像当年迎战高考的季节
生怕遗漏一个重点
 
居家,隔离
我们一起守着生活
守着安静
身后站着的是我们伟大的国
 
不会忘记那些远方援禹的客人
他们奔波在危险的一线
冬的冷也在私语
“伟大,不在于语言
在平凡之处,方彰显普通人性之高尚”
 
居家隔离的日子
我们把手机当做草原
放牧我们被压抑的思绪
至辽阔至悠远
 
  2022.1.19
 
●大寒
 
推开寂寞的窗
那幽幽的风吻得脸痛
大片大片的雪花
唤醒我沉睡一夜的梦
 
拿出手机,在这个冬天最冷的日子
关注禹州疫情的最新信息
那无数个被封的门
堵住了游子返乡的路
 
雪花不讲原则
用恣肆的状态昭示寒冷
雪白之下
有无数的陷阱和隐秘
 
心再急
也无法打开回家的门
室外的蜡梅
一朵一朵
给我传达来自故乡的快讯
 
  2022.1.20
 
●零
 
这是一个无法替代的数字
环绕在我们的周围
而时间与词语
在计算机的维度
占有半壁江山
 
过往的岁月
总要有相伴者存在
我们才能找到幸福或者快乐
三天的高姿态独立
让一个城开启狂欢模式
 
红白蓝三色服装
依然坚守
一个个憔悴的逆行者
也露出了笑脸
 
禹州三天新冠清零
让我们的挂念有了些许的轻松
就连雪地里的麻雀
也开始了它们欢快地清唱
 
大寒已过
枝头的花蕾开始报春
崭新的阳光
透过乌云开始为这片大地着色
 
  2022.1.21
 
●送别,所有的再见都是温暖的
 
援助结束,你们将要离开夏都
那些数之不尽的累还有辛酸
都在这个冬天
被从头发上甩出的汗珠冻结
 
那些平时流利的套话
早已躲进词典深处
喊出的,都是深藏肺腑的激情词语
 
这一场战役
让我们体内血液的流动
开始发出共鸣
黄皮肤,是这个季节最亮的颜色
 
车辆缓缓,道路两旁送行的人挥舞手臂
空气中,飞溅的是不舍的道别
 
佛前的磬唱着早课
车轮缓缓
在禹州闪着瓷光的街道上
行驶出一种沉重
跳跃在指尖上的慈悲
照亮了隐藏在你我眼中的晶莹
 
  2022.1.22
 
●守护
 
十字路口,有雪有冰
执勤的民警还有穿着红马甲的志愿者
他们像一棵棵大树
审核着四面来风
让谨慎的目光
拥抱着这个季节最孤独的街巷
 
封控还没有结束
一户户的灯光
在夜里做着星星的梦
隐藏在黑暗中的期盼
多么想
和流星一样在天空自由穿越
 
偶尔从身边开过的一辆车
飘来的是果蔬的冷香
那饱含着亲情的菜米油盐们
正在寂静的道路上飞奔
 
他们是这座城市的守护者
风中的静默
等待着人流簇拥的春天到来
 
  2022.1.23
 
●走出隔离点,甚至有些怀念
 
关上身后的门
内心好像是收割后的麦田
 
树上的麻雀还有蓝麻衣雀儿
唱着让我想流泪的歌
有向阳的灌木
已经把春天含苞枝头
 
家在前方
比语言还要轻快的步伐
走出一地阳光
此时的天好像比以往更蓝
举着杯子的餐桌
等待着不是游子的游子归来
 
离家尚远
却突然开始怀念在隔离点的日子
那些逆行者的身影
始终在眼前晃来晃去
而感谢的话语
却沉重得无法再次出口
 
  2022.1.24
 
●小年
 
大地在雪下静卧
有一种蠕动在努力地向地面攀爬
 
这一个小年
是所有的小年中最清闲的一天
 
日子依旧是重复的日子
而生活却不断有火花爆闪
 
年味虽淡
在封控的逼仄里却也烟火旺盛
 
不一样的小年
却也有不一样的人在路口坚守
 
那飘飞的落叶
飞着飞着,疫情就渐行渐远
 
把愿望挂在墙上
镶嵌一些祝福,灯火阑珊
 
  2022.1.25
 
●大雪在纷飞中停下脚步
 
乌云在城市上空驻足
雪和风成了最亲切的来客
从女贞子树上走下的叶
跳着最惬意的舞
让一个城市在寂静中显得不再突兀
 
新冠之兽逃之夭夭
大雪在纷飞中也停下了脚步
城市用一种洁白宣告
鸟声回归,解封成为最流行的词语
 
孩子们的笑声
让坐禅的家长开始忙碌
春节的脚步声
渐渐逼近
 
  2022.1.26
 
●回归,一切陌生不再
 
小区里,人影开始悄悄私语
绿色的冬青
用尽力气把每一片叶子举向天空
 
活,这个字就像一剂激素
让小区里的一切都开始动了起来
 
那觅食的麻雀
在花圃中跳着欢快的舞步
 
多么想,变做一只鸟儿
在封闭的小区上空,飞出一种向往
 
地上的积雪在一点点儿融化
叫不出名字的小草
在向阳的地方已经开始做春的表演
 
回归,点亮的是心
而身体,在冬眠之后
变得有些陌生
 
童年夜晚的月亮
突然在中年的身体里升起
 
  2022.1.27
 
●解封
 
禹州市全域均为低风险地区
这一条信息
被转载得已经有些疲惫
那些写着喜讯的自媒体
让城市上空的风
也开始疯狂
 
在阳台上静坐
用一支烟解释此时的心情
看楼下的人群
走出一种秧歌的步伐
 
而一米的距离
成为了这个春节最好的礼节
 
被遗忘的微醺
也开始寻找一滴酒的馨香
 
门上的封条撕开
一群白马开始行空
 
  2022.1.28
 
●放飞也是一种技术
 
全域解封还需要一点儿时间
而低风险的公告
让沉重的小区微微喘了一口气
 
那些关闭已久的门
开始激动
在开关之际漫延
 
吹过大地的风
寥寥几画就是一幅绝版
有儿童的欢笑从画上升起
 
放飞也是一种技术
不聚集不出区
用我们的坚守拒绝新冠的复燃
 
  2022.1.29
 
●云开
 
当一个个防疫卡点的撤去
就像天上的乌云散开了一朵
 
大禹,阳翟,在夏启大宴诸侯的地方
路开始新的畅通
 
街道两旁的女贞树
牵着阳光的小手开始散步
 
顽童的笑声重新回归这个城市
这一天,是蓝天露出笑脸的日子
 
有春风偷偷从远方而来
颍河边的垂柳用轻盈的舞姿欢呼
 
温一盅酒,春在打开的每一扇窗
畅快的开始划拳
 
  2022.1.30
 
●除夕
 
今年的除夕和三十五年前一样
腊月二十九的日子
挂上了我珊瑚婚的灯笼
 
今日零点
禹州打开了所有封控的门
风用温暖的小手
摇动了这个春天的风铃
 
疫情过去
疲惫从树上纷纷跌落
压抑的冬天
用一朵红梅表达内心的倾诉
 
遇见你,是几世的修行
在今年这个封控的时间段
让我们重新走一遍爱情的旅程
 
春花烂漫已不再遥远
我们一伸手
春雨就会润泽这个世界
 
  2022.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