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70后老爸用诗歌为孩子种一片“森林”

2016-06-17 作者:张良娟 | 来源:四川日报 | 阅读:
2014年9月,老生以“森林的孩子”为名开设公众号,为自己的孩子小宝写诗,并在出版社邀请下众筹出版了《森林的孩子》:一本有诗歌、有手绘、有声音的书。

  老生是一个70后。
  在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为他出版的亲子诗画绘本《森林的孩子》里,他简介自己是:一个总在码字的公务员,一个被小宝和小宝妈不断欺负,却一直幸福地享受着的小宝爸。2014年9月,老生以“森林的孩子”为名开设公众号,为自己的孩子小宝写诗,并在出版社邀请下众筹出版了《森林的孩子》:一本有诗歌、有手绘、有声音的书。
  5月28日,老生来到成都,和成都的小朋友们一起读诗。“我希望跨越时间的河流,做一本中国版的《小王子》。”老生希望,自己能做一本可以从7岁读到70岁的书。
  白天公务员,夜间码字员
  老生是一位从事数字出版研究和管理的公务员。白天,他西装革履,一脸严肃地置身无数的会议和埋头堆积如山的各种资料中;夜晚,他摇身一变,在小宝睡着之后,一头扎进自己的“森林”,码字写诗,涂鸦作画。
  这样的双面生活,始于2006年。那年春天,小宝妈妈怀孕了,老生却不得不去国外读书。不能陪着妻子生产,让老生心怀内疚和思念,并开始思考,自己可以给予孩子什么?最后,他决定拿起笔,为孩子写诗涂鸦。“诗歌可以让小宝一生受益,诗歌里隐藏的精神价值能够陪伴他去面对生活。”老生说。
  尽管大学读的是法律专业,但从小就学习素描、国画的老生重新拿起笔,依然得心应手。他的诗大多来自他对生活的记录和表达,涂鸦则往往寥寥几笔,用简单的线条勾画出充满童趣的图画。
  小宝因此多了很多来自森林里的朋友:小个子、熊、蜗牛、长老、星星……在诗歌喂养下长大的小宝,不仅更加欢快、活泼、善于表达,常常还能“出口成诗”。闲暇时,老生喜欢和小宝一起阅读诗歌,扮演诗里的角色。小宝妈在厨房准备晚饭的时候,总是听到小宝咯咯的笑声和小宝爸不时发出扮作长老或者蜗牛的怪声音。
  2014年9月,以“森林的孩子”为名,老生开通了微信公众号,把自己创作的这些诗歌与涂鸦慢慢搬到网上。“人间已经太多浑浊,每个人都需要有一片可以躲藏的秘密森林,在那里找到安静。”老生这样解释“森林的孩子”。
  众筹出书,一起“玩一次”
  不过秘密森林很快就不是秘密了。随着微信公众号的开通,越来越多的网友参与到森林的“种植”中。
  后来,老生开始邀请网友提出一个字,自己则由一个字联想出一幅画,再通过画去创作一首诗。春夏秋冬,风花雪月,琴棋诗画……都被他“种”进森林。一年多时间,“森林的孩子”已经积累了117个汉字。每个汉字一首诗、一幅画。“不是我在创造这些文字,而是这些文字找到我,指引自己找到生活的乐趣。”“森林的孩子”不仅打动了许多读者,也吸引了不少出版社的目光。一年多来,有许多出版社联系过他,但是都被他婉拒。对于老生而言,这些诗歌不是盈利的工具,而是他默默守护的一片净土。直到2015年4月,老生被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的“牙签哥哥”对诗歌的热爱所打动。“我答应一起‘玩儿一次’,出版一本给小孩子和大孩子的诗集。”
  2015年9月,老生和出版社一起,发起众筹《森林的孩子》项目。让他意外的是,3万元的众筹目标只用了3天。2015年底,《森林的孩子》变成了一本集诗、画、音乐为一体的书。
  这本书没有前言和后记,却拥有翠绿与漆黑两个封面。从前面翻,有60首写给小朋友的诗;从后面看,则收录了30首写给大孩子的诗。其中,还精选了10首增加了配乐听诗的二维码设计。
  而老生和出版社的确是在“玩”。在图书出版之前,他们与荔枝电台合作,由读者自行选择诗歌进行朗读,然后将朗读音频生成二维码,个性化地为自己定制一本独有的书。不仅如此,以书中插画为元素,抱枕、水杯、明信片、笔记本等图书周边产品也和图书一起面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