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毛

郎毛:先锋诗人、人文学者、影视纪录片制片人,“存在客观主义”诗歌创始人。现居郑州。1985年历时8个月与诗人孔令更等徒步考察黄河,1986年创办《存在客观主义诗歌导报》。1990年毕业于武汉大学中文系,后分配至黄河水利委员会宣传出版中心,曾任《黄河黄土黄种人》杂志社副总编辑,现任全球水伙伴(中国黄河)委员会理事、河南多元文化传媒创意总监。先后出版诗集《浪子》、批评专著《流浪的诗学》(经济日报出版社)、跨文体文集《传说中的痛苦》(花城出版社)、诗集《人民啊人民啊——郎毛之诗》(2012纪念诗圣杜甫诞辰1300周年暨中国先锋诗歌论坛唯一推介读本)。

  • 《严阵以待的郑州,低头想了想》(外一首)

    《严阵以待的郑州,低头想了想》(外一首)

    著名先锋诗人、人文学者、影视纪录片制片人,“存在客观主义”诗歌创始人郎毛诗歌作品选。...

  • 《为了站得更高》(组诗)

    《为了站得更高》(组诗)

    为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防汛救灾重要指示精神和李克强总理等中央领导同志批示要求,根据有关法律法规规定,国务院决定成立调查组,由应急管理部牵头,相关方面参加,对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灾害进行调查。...

  • 《二姐颂》(外两首)

    《二姐颂》(外两首)

    著名先锋诗人、人文学者、影视纪录片制片人,“存在客观主义”诗歌创始人郎毛诗歌作品选。...

  • 《武汉顶住》(外三首)

    《武汉顶住》(外三首)

    郎毛新作快递。...

  • 我和我身边的生命

    我和我身边的生命

    更多的智能生命/ 在我身边走来走去/ 走走停停/ 他们有的慢慢变老/ 有的突然长大……...

  • 郎毛·30年N首诗

    郎毛·30年N首诗

    郎毛诗歌精选。...

  • 蝉死

    蝉死

    既便所有人都去寻找 / 也不知它在哪里...

  • 再评郭栋超《不流泪的母亲》

    再评郭栋超《不流泪的母亲》

    郭栋超,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是位诗人,也是率真之人。出生在中原大地一个普通的乡村,思母念父,多少次挥手也告别不了家乡梧桐树的那片片生动。诗从年少至今一直温润着他的心。...

  • 栋超,葡萄以及诗歌现场

    栋超,葡萄以及诗歌现场

    郎毛新作。...

  • 郎毛:《苦人及其他》

    郎毛:《苦人及其他》

    郎毛:先锋诗人、人文学者、影视纪录片制片人,“存在客观主义”诗歌创始人。现居郑州。1985年历时8个月与诗人孔令更等徒步考察黄河,1986年创办《存在客观主义诗歌导报》。...

  • 郎毛:《澎湃的故事》

    郎毛:《澎湃的故事》

    郎毛:先锋诗人、人文学者、影视纪录片制片人,“存在客观主义”诗歌创始人。现居郑州。1985年历时8个月与诗人孔令更等徒步考察黄河,1986年创办《存在客观主义诗歌导报》。...

  • 存客(组诗)

    存客(组诗)

    《血肉模糊的身体》 血肉模糊的身体在尖叫里更加模糊随着哭泣的增大身体反而坚硬它摆脱悲苦快乐到通红 这时候春天来了藏在雪花里瞬间要化的样子这时候洪河的水从深山密林里一下子涌了过来 2017年 《两个人》 在登机前十分钟我想起这件事我们坐在一起开始有一些猥亵动作后来就没有了我们中间隔着越来越大的海风大风卷起了你的头发从根部卷起以至遮盖了你的眼睛再后来风停了你的头发回到原来位置我们说了好多话有一些被风吹跑 这时候飞机来了 2016年 《走在夜里的高律师》 最早是在2...

  • 郭栋超与高星:诗歌二人转

    郭栋超与高星:诗歌二人转

    高星的乡村有一种残酷的怀旧,一反俗人们一厢情愿的田园牧歌,但他不是刻意把乡村写得很烂那种,粗野的色情生活、传统文化中不经意的荒诞以及更为荒诞的现代化陷阱,都在一种平静的叙述中呈现得纤毫毕露。高星深知诗歌改变不了什么,甚至也改变不了自己,他很认命,于是所有一切都在他的笔下显得理所当然,貌似本来如此,何必义愤填膺?郭栋超的诗正好相反,他在竭力塑造一个介入的自我,令人想起狂飚突进时代。由于职业关系他曾和访民亲密接触,一厢情愿地视访民为家人,他写的&ldqu...

  • 郎毛:《池塘》

    郎毛:《池塘》

    郎毛,存在客观主义诗歌创始人,现居郑州...

  • 诗歌馆访谈随想(三)

    诗歌馆访谈随想(三)

    神性由于诗性的启发而敞亮,诗性由于神性的照耀而洞透黑暗和迷失。
    诗性言语拯救了你的表达,你垂死的表达被吹入生之气息,如维纳斯冉冉升起于海域,那条僵硬冰凉的蛹与你无缘了,你有福了,因为你终将一睹神光,从肉到灵整个儿进入诗的状态。
    ——郎毛《诗性言语》...

  • 汉诗馆访谈随想(二)

    汉诗馆访谈随想(二)

    谁也无法摆脱人类语言给自己造成的困境,存在客观主义的语义困境在于:它解除自诗以来对诗的一切包装,一切限定,比兴也好,移情、象征也好,意象、变形、荒诞、反讽或者别的什么也好,尽在解除之列。如果诗离开这一切以后依然存在,那么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为诗的前途忧心忡忡、喋喋不休呢?诗在这里是个傻子,它对着宇宙、对着人心最深邃的地方,整天莫名其妙地嘟囔着一些人尽皆知的傻话。
    ?
    ——选自郎毛《存在客观主义诗歌第一号公告》(1986)...

 18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