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刀近作一组

    老刀近作一组

         张永枚 张永枚没有倒在我的身边, 汽车的摇晃与广东的米酒使他有了一些醉意。 不知道是酒的原故还是长年如此, 张永枚不断找人说话。 有一句没一句说的全是一些时过境迁的事情。 朱子庆几次企图躲进他的内心...

  • 研臼河

    研臼河

     当我在你的中间蹲下来, 才知道在这深山里流淌是怎么一回事。 如果你认可我是你的同类,我愿意着一身 青苔,在这看不见泥土,望不尽绿的从林中 留下来。水就在周围,一切因流逝而存在, 一切历历在目,如果你能告诉我这些石...

  • 千年藤

    千年藤

     一百年之后我们已经面目全非, 但是,一千年之后的藤依然是藤。 化佛山, 一株巴豆藤,远看它已经是一棵树了, 比树更像树,胸围二米二三, 站在树的中间比树更加粗壮, 我们的双手已经不能够合围将它抱住; 它高过树,从我们的...

  • 恐龙之乡

    恐龙之乡

     我站在禄丰的时候, 我不敢相信就一个这么小的土坑里 埋着当年雄霸地球的恐龙。 我一直不肯承认恐龙灭绝了, 我想信它们一定还在什么地方活着。 回到我的城市,我相信恐龙真的是 灭绝了,我一点也不悲哀。 我是看到...

  • 黑井

    黑井

     我不知道怎样来形容我去过的黑井镇, 那些保持完好的旧街,总想让人忆起它尘封在 麻石和黑的木头里的繁荣。黑井的人也这样 向我们炫耀他们的历史。我却一直在琢磨, 黑井的来历既然是源于一头黑牛发现了盐井, 我不知...

  • 化佛山

    化佛山

     我正在你的下面走着, 穿过一棵又一棵树, 踩着一层又一层的落叶, 我闻到了自己腐烂的气息。 我们说笑着, 我的心里没有神, 谁配做诗人的神呢? 你说我如此不敬神会给我小小的惩罚。 我在一旁窃笑, 这名不见经传的虚...